撰文/李勝南攝影住商房屋/任國強
  震旦博物館正式開館了,這個由震旦大廈裙樓改造當鋪而成的建築,是建築大師安藤忠雄在中國完成的第一個項目,沿襲了他一貫的極簡主義風格。這位建築大師說,自己的設計初衷,就是營造一處能讓人安詳平靜地思考存在物和歷史的空間。在陸家嘴金融區,這裡或將成為一處文化地標。
  樓梯景觀設計中透出光影之美
  震旦博物館被稱為黃浦江畔室內設計的文化寶盒,因其外觀是玻璃幕牆構成的方方正正的幾何體,晚上燈光開啟,幕牆呈現藍色,像一個巨大的珠寶盒。而博物館的內部牆體,都是原色的混凝土鑄就,光潔如鏡,地面的顏色也與之相近,渾然一體。據工作人員介紹,除了建築外觀,整個博物館的內部結構裝飾也都是安藤忠雄親自先生設計的。
  像牆面一樣,西服博物館的樓梯設計也簡約而有意味。大門上方的空間挑高五層,植入扇形樓梯,樓梯的扶手和欄桿都是不鏽鋼質地,從上往下眺望,均勻分隔的欄桿空隙,在光和影之中,顯現出線條之美。就像安藤忠雄始終堅持的那樣,光在他的建築中始終是不可或缺的元素。在三樓展廳之上,還別具一格地設計了一處挑高二層的拱頂展區,上下層以展品相呼應,頗具空間延展性。
  安藤忠雄曾這樣解釋自己對混凝土的鐘愛,“其實,我並不僅僅用混凝土,在日本做幼兒園和小學時,我用過很多木頭。總的來說,我經常選擇的是在當時當地最容易弄到的材料,就像混凝土,它雖然是種普通的材料,但是,我就是要用這種普通的材料,做出別人做不出來的東西。 ”
  玻璃展櫃讓青花瓷“漂浮”
  震旦博物館是震旦集團董事長陳永泰的私人博物館,以器物見長,展品大致分為佛教造像、玉器、陶器、青花瓷器及畫像石五部分。
  在這次開幕展中,古代陶俑層,按照衣、住、行、娛樂、音樂等幾個類別布展,有的展品是半開放式的,有的展品前輔以投影設備,整套的陶屋、陶車馬,打馬球的陶人,充分展示漢唐時代的社會生活風貌。玉器層因為挑空的格局,顯得更加開闊,展品則以紅山文化和兩漢時期的玉器為主;在主題展區,陳列著完整的漢代製作的金縷玉衣,為了便於觀看,展品的上面並沒有覆以玻璃罩,而是半開放式的;除了玉器展品,在研究展區,還詳細地介紹了玉器的製作過程,從選料、加工、造型到紋理雕飾,各步驟都有詳盡的展示。
  青花瓷器展區的設計也別具匠心,與柱子等寬的全透明玻璃展櫃併列於大廳中央,使得元青花顯出了漂浮感。布展的工作人員說,其中的瓷器排列也很有講究,縱列者形狀相同,橫列者花紋相近,參觀順序不同,觀感也會有所不同。安藤忠雄說,這些玻璃展櫃,是博物館的一部分,都是在中國國內加工的,儘管自己的要求非常高,但是工人完成得非常好。
  安藤忠雄做了把椅子
  在博物館正式開館之際,安藤忠雄來到震旦,同時也是為自己設計的一張椅子的首發做宣傳。這把名為Dream Chair的椅子,是丹麥傢具公司CarlHansen & son委托安藤忠雄設計的。安藤忠雄說,自己做的時候壓力很大,畢竟做建築與做傢具是完全不同的,而且,他的設計圖稿是將膠合板做成三曲面的效果,工人們認為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最終,在雙方的堅持和磨合下,才產生了這個作品。在發佈會上,安藤忠雄自信地說,這把椅子看似簡單,卻無法模仿,最終實現了他想要的效果。
  這位已過古稀之年的國際建築大師,除了以作品傳世,這些年,還堅持到世界各地演講,將自己的理念傳達給年輕一代。他說,這回在上海,他想講述的是,如何剋服人生中的種種不順利,最終實現成功。就像這位建築大師的個人經歷一樣,沒有受過建築方面的系統教育,卻成了一名建築大師,開創了獨特的建築風格,54歲時獲得了有建築界諾貝爾獎之稱的普利茲克獎。
  (原標題:安藤忠雄和震旦博物館)
創作者介紹

東區居酒屋

rk64rkmnb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